最新发布:使命召唤_这能力也是独步天下   五感图_羽天齐无论如何   美火箭搭载军方通讯卫星升空 送入地球静止轨道   汕尾"皮皮虾"透明了   美最先进气象卫星将升空:能在太空发现火灾   樱桃_天道感悟倒是全在  

鳗鱼被吃成濒危了吗?

哑巴新娘 

昨天这条微博很火:

事实真的如此吗?

我们从一张清代的古画开始讲起。

不但无骨,而且无肉

这张图来自康熙年间的一本海洋生物画谱《海错图》,现藏北京故宫。

在翻看《海错图》的时候,一不留神就会错过这条“水沫鱼”,它又小又细,没有颜色,看不到鳍,只是一根长条,要不是长着个鱼头,都看不出来是鱼。

配文说,这是一种福建海里的鱼,身体是透明的,“柔软而明澈”。迎着光看,能“照见其中若有骨节状”。聂璜用白色的细笔画出了鱼体内的缕缕白丝,看着像是鱼骨。但聂璜指出:“其实无骨也。”就是说,这些看似鱼骨的细丝并不是骨头。

它还进一步说这鱼 “不但无骨,而且无肉。就阳曦一照,则竟干如薄纸如无矣”。这鱼得多薄啊,太阳一照,竟然能干成薄薄的纸状,像消失了一样!

无骨无肉,那水沫鱼的身体是什么材料的呢?作者聂璜认为,它的质感和水里的泡沫最像,所以一定是由水沫凝结而成的生物。他写的《水沫鱼赞》,把这种轻薄透明的鱼描述得画面感十足:

柔如败絮,

透若水晶。

就日则枯,

在水无痕。

透明的柳叶

这是什么鱼?看似银鱼,但银鱼身体呈圆柱形,并不是“无肉、如薄纸”,而且银鱼有分明的胸鳍背鳍尾鳍,也和画中不符。 其实答案很清楚,就是鳗鲡目鱼类的柳叶状幼体。鳗鱼饭里的美味——鳗鲡、水族馆里的明星——裸胸鳝和管鼻鯙,都是鳗鲡目的。

鳗鲡,也就是日本蒲烧鳗鱼的本尊

裸胸鳝,也是鳗鲡目的,水族馆常见,多次被放生爱好者放到海边,咬伤游客

各种鳗鲡目成员虽然差别很大,但小时候都要经过一个模样类似的“柳叶状幼体期”,或称“柳叶鳗期”。

这时的它们,和《海错图》里的水沫鱼一模一样:身体呈扁平的柳叶状,无色透明,头部很小,身体上有细细的纹路,中间一根脊椎骨贯穿全身。

此时,它的身体不是由肉构成,而是胶质的“黏多糖”构成,骨头超细,所以聂璜说水沫鱼没骨没肉,也是有点道理。

鳗鲡的柳叶状幼体。内脏简单到几乎没有。来源:wikiwand.com

“养殖”的真相

人类研究最多的,就是鳗鲡的柳叶状幼体——柳叶鳗。鳗鲡是各国重要的食用鱼,但是大家捕捞野生鳗鱼太厉害,现在,日本鳗鲡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(IUCN)列为了濒危物种,欧洲鳗鲡更惨,极危物种。极危的下一个级别就是野外灭绝。

现在市面上的烤鳗鱼,极少是直接捕捞野外的成年鳗,大多是从野外捞来小苗子,再养大。

日本渔民夜里聚在吉野川,捕捞来到河口的鳗苗,再放在养殖场养大出售。

日本是鳗鱼消费大国,除了自己捞以外,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渔民也常年守在河口,捞起鳗苗,养大后卖给日本,或者供中国自己消费。

台湾渔民捕捞鳗苗。这里有日本鳗鲡的苗,还有花鳗鲡的苗。来源:《河口野学堂》

所以,我们虽然名义上吃的是养殖鳗鱼,其实它们依然来自野生,消耗的还是野生资源。而且,IUCN说它是濒危,但IUCN只能给未来的法律提供参考,它本身没有法律效力,所以濒危是濒危,各国还是可以合法捞、合法吃。

欧洲的情况也很严重。欧洲人和东亚人习惯不一样,东亚人喜欢吃成年鳗,一次吃一条两条到头了。欧洲人爱吃的是鳗苗,线头大的小鳗,一顿得吃一堆,东亚人看了得心疼死。欧洲鳗是极危,跟这个饮食习惯多少有点关系。

欧洲人用刚进入河流的“鳗线期”幼鳗做的料理。这一盘能变成多少鳗鱼饭啊

今年,日本鳗的情况尤其严重,抓到的鱼只有去年同期的1%!基本等于什么都没抓到。

所以,昨天微博那位博主说鳗鱼被吃到濒危,是对的。

但是他说“基本没得救了”,就有问题了。

首先,人们已经开始保护欧洲鳗。2009年,欧洲鳗被列入华盛顿公约(CITES)附录二 。跟前面的IUCN不同,这个CITES是有法律效力的,它附录二里的物种,就算在中国没有分布,也等同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

所以,欧洲鳗刚一列入附录二,就对中国产生了很大冲击。因为之前中国大量进口欧洲鳗苗来养,用作日本鳗的替代品,90年代末,欧洲鳗一度占中国鳗鱼产量的一半。进了附录二后,私自进出口就违法了,要想合法,得办证、交钱,又麻烦又贵。冒险走私,还会被抓。

去年查处的走私欧洲鳗

但这对欧洲鳗是个好消息,它们的捕捞被限制,捞起来的还会被大量放流,对于这种繁殖力还不错的鱼来说,恢复元气是可以期待的。

东亚这边,站在养殖户和食客的角度,日本鳗进CITES附录是个灾难性事件。因为学者估计,一旦进了附录二,东亚的日本鳗养殖会缩减成目前的20%。这意味着我们将吃不起鳗鱼,甚至吃不到。

如果现在东亚各国行动起来,让鳗鱼数量减缓下降甚至回升,就有望不进附录二。2012年9月起,中、日、韩已经开了很多次 “国际性鳗鱼资源养护管理非正式会议”,讨论了一些办法。比如规定2014-2015年的鳗苗放养量不超过2013-2014年放养量之80% 。

还比如中日韩在限定每年只有固定一段时间能捞鳗苗,其他时间都不许捞。而且允许捞的时间还将缩短。

台湾大学渔业科学研究所的韩玉山教授还提了个意见:鳗苗可以捞,但要禁止捕捞野生成鳗。一条雌鳗能产几百万颗卵,能成活少部分都是个可观的数字。他推测,如果东亚各国全部禁止捕捞成年鳗,保守估计,一年就能增长50%的鳗鱼数量。

这个数字挺吓人,不知真的假的。但是能确定的是,日本鳗鲡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秋。,各国目前的措施完全可以更严格,也应该更严格。

诡异的食谱

还有一条路,就是完全人工繁殖,不再从野外捞鳗苗。

可是人工繁殖太难了。成年鳗倒是会在人工水池里产卵,刚孵出来的小鱼叫“柳叶鳗前期”,只要吃点东西,就会变成柳叶鳗。可无论喂什么,它都不吃,20多天后就死了。把幼鳗养到柳叶鳗期,一直是人类的目标。

为了研制饲料,日本科学家就去海里捞柳叶鳗,解剖它的消化道,看看里面有啥。你猜怎么着?什么都没有!于是有人猜测,是不是它根本就不吃东西,靠身体表面吸收海水里的营养?也有人猜,是不是消化太快,肚子里存不住东西?

日本人不死心,继续解剖,终于找到了一点东西——海雪。名字很美,其实就是海里的有机物碎屑黏在一起,形成的黏液团。它们会慢慢向海底沉去,就像下雪。柳叶鳗竟然吃这个!

海雪

知道了食谱,下一步,就是制作“人工海雪”了。在试过鱼、虾、蟹、海蜇、蛋黄都失败之后,日本学者搞出了一种饲料,成分诡异:把鲨鱼卵打成粉,调成膏状。孵化后0~ 8 天投喂鲨鱼卵膏,8~ 18天在鲨鱼卵膏内加入大豆肽和磷虾提取液,18天后再加入复合维生素和复合矿物质。

只见幼鳗碰碰饲料膏,一口咬住,拽下一块就吞。吃了!20天后,它们成功变成了柳叶鳗!

突破这一难关后,就好办了。柳叶鳗顺利成长,进入了“玻璃鳗期”,这时它们依然透明,但身体变细,和成体很像了。

然后,它们身体变黑,进入“鳗线期”,再一路长大,经过“黄鳗期”和“银鳗期”,变成了成年鳗鱼。

2010年,日本终于做到了完全人工养殖鳗鱼,研究室的鱼缸里,透明的柳叶鳗欢快地游动着。然而成功只限于实验室,人工繁殖的鳗鱼大量上市,还遥遥无期。

日本已经能在实验室里完全人工繁殖鳗鱼,并称未来有量产可能。来源:《食彩之国》

日本实验室里人工繁育长大的鳗鱼。来源:《食彩之国》

总结

1.昨天很火的那条微博里说:“鳗鱼被吃到濒危”是对的。

2. “鳗鱼只能人工养殖,不能人工繁殖” 是错的,日本鳗可以完全人工繁殖,只是成本太高,还未商业化。

3. “鳗鱼基本没得救了”也是错的,各国正在做出努力,且鳗鱼繁殖力强,只要力度够大,是有救的。今年日本的鳗鱼荒,可能是特殊原因造成,还需继续观察。若种群持续下降,早晚也要进CITES附录二。

4.IUCN料到日本鳗进了附录后,人们会转而捕捞其他种类的鳗鱼(现在已经这么做了,美洲鳗、星康吉鳗、双色鳗都是常用替代品),所以建议CITES把所有可能的替代者都列入附录。一旦成真,我们将无法价格便宜量又足地吃到鳗鱼(直到人工繁育个体量产化),但对鳗鱼来说,是重生的希望。

《海错图》的作者,在康熙年间画下“水沫鱼”后,只在旁边写了96个字的说明。他不会想到,这条鱼的故事,至今还跌宕起伏,不知何时写完。

柳叶鳗集体向着河口洄游的场景

(部分文字图片来自《博物》2017年5月号,以及中信出版社出版的《海错图笔记·贰》。作者:张辰亮)

“因为二套房基本都是改善需求,对于改善需求来说,首付能力比较强,一成的首付影响不大。

近年来前往英国接受免费医疗的游客越来越多,每年国家医疗体系因此而耗费的税款高达5亿英镑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350508.ccysjyw.com/8m6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02-23 05:12:37

谍影重重  博茨瓦纳地震  福瑞达  东风标致3008  爱马仕  毕加索  同济大学  雅骏  青青世界  励志狗狗图片大全  

上一篇:焦糖_根本停不下来 下一篇:美媒:美将与中俄争太空霸权 商业公司充当马前卒

相关阅读